扒手的主流生活,开掘生活不美咋做

作者:新闻资讯

       我忘了是处于什么处境和心情的背景下看的这部片子。其实,这并不重要。问题是,我是就在刚才突然被一些跟我并无太大关系的SB烦到的时候,想到了这个曾经看过的片子,片名是毫无新意的《生活多美好》,初看上去像是一部三流的烂片。
    武汉建行的嫌疑犯被抓了,欧冠阿森纳16强对阵抽到了AC米兰,朝鲜8名军人叛变,2名被枪毙------这是今天我比较关注的新闻。
    很无聊啊。在这之前,我还和一群人塞在空气浑浊的小巴车上,阳光照着我的脸上,车辆行驶的声音很大,原本是很平和的一天,却依然觉得烦躁。
    想起那天去村里收养老保险,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,愤愤的说:“现在的ZF腐败,整天只知道鱼肉百姓,与民争利,GCD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都变质了。。。。。。毛泽东的时候多好,干部群众一条心,全国人民一条心。。。。。。”絮絮叨叨的,脸上的青筋直爆,一副老愤青的样子,越说越来劲。我接了句“毛泽东的时候连饭都吃不饱,现在最起码吃的饱饭。。。”,我进行了辩解。他一面更愤愤不平了,“吃饱了饭又怎么样,除了经济其他的什么都不要了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,人心都变坏了。。。。。”我实在无法跟老愤青接下去,承认了失败,看着他掏出保费交出来的时候,心情觉得又意外又讽刺,两个都是社会底层的可怜虫,谈的话题都是那么庞大,一个明明刚刚对D的政策愤愤不平,气急败坏,破口大骂的人,转眼掏钱参与支持D的政策。
    好多时候,我们蛮以为能够血气方刚地把生活给猥亵强奸了。后来才发现,其实是生活在慢慢地强奸我们,直至我们油尽灯枯,青春不在,它才放手。
    我的痛苦之处在于,我发现,生活不像新闻联播里那样和谐,也没有电视剧里那般曲折离奇、惊心动魄。生活其实丑陋无比,只有极少数的肢体和五官可以观摩。
    尽管这样,老子决定了,从明天起,老子也要培养一颗坚强的心,当一个山寨版的乔治比利。

以前看电影,总觉得电影和生活是两码事,因为电影里的东西离我很遥远。而在这个片子里,录像厅、荧屏点播、破旧的街道、老土的发型、卡拉OK ,这些小时候熟悉不过的事物被不加修饰、不作任何夸张地展现出来。导演说他一直在拍关于主流人群的电影,这个主流是数量意义上的主流。那么从电影让我产生亲切感这点来说,我应该就属于主流人群的一员。唯一让我感觉电影与我的生活不尽相同的一点是,男主角有点江湖味道。这点江湖味道遇到女人还能产生一点点的浪漫。这是我的生活所缺少的东西,我一直认为生活是不浪漫的,我时刻为生计忙碌,为世俗的尊严克制自己的欲望、自律自己的行为。而小武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,他生活在主流人群里,但完全不按主流人群的思维办事,颇有点愤青的气质。其实小武无论是在情商、智商还是‘手艺’上,都胜人一筹。唯一可以不足的当然是道德水平。然而作为一个愤青,我们又怎能要求他道德高尚?
我一厢情愿地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爱情故事。小武刚认识妹妹的时候,不敢在梅梅面前唱歌,然而独自一人去澡堂的时候却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情歌。爱情让人歌唱,爱情让人沉醉。小武不得志(确切地说不得意,因为小武根本就没志)的时候,遇到了个女人,然后恋上了她。然而爱情总是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。梅梅的情商显然没有小武那么高。梅梅走了,小武失去了爱情。生活回到了原位。然而之前为了梅梅买的BP机戴在身上显得有点多余和不和谐了。
片子的最后半个小时,我们看到小武是个颇有个人主义色彩的人物,他讨厌家庭,讨厌传统的家庭本位的东西。对于妈妈把自己送给她的戒指给了老二,他愤愤不平。从传统的观点看,他当然是个不孝子。
小武的被抓归咎于不该响起的BP机,在派出所里,我们知道,小武戴着BP机其实是为梅梅戴的。终于,他收到了梅梅的祝福,然而也仅仅是祝福而已。
小武被拷在街上的那个场景让我倍感同情,很显然,他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愤青。
我不是一个扒手,我也不认识扒手,但我认为,现实生活中的扒手不可能如小武这般有气质。

本文由亚搏体育app网站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